/

新聞稿|《國安法下的香港工會運動:威權統治的兩年》

6 mins read
Hong Kong trade unions hold the banner "Trade unions resists autocracy" in the protest on Jan 1, 2020

《國安法》實施兩年,香港公民社會受到前所未有的打擊,獨立工會運動舉步維艱。

香港勞權監察在《國安法》實施兩周年前夕發表最新報告:《國安法下的香港工會運動:威權統治的兩年》,剖析香港當局如何利用《國安法》打壓獨立工會活動。

報告詳盡記錄香港當局如何濫用條文含糊不清的《國安法》打壓工會,當中打壓模式包括恐嚇、拘捕工會組織者及核心成員,並透嚴苛的殖民地法律等高壓手段限制工會活動,透過滋擾等齷齪手段逼使工會解散。

當局的意圖很明顯,就是要利用《國安法》趕盡香港的獨立工會運動,同時將『國際團結』抹黑成為「勾結外國勢力」,令香港的抗爭運動陷入孤立。

香港勞權監察總幹事蒙兆達

獨立工運頭懸利劍

自《國安法》在2020年六月三十日實施以來,至少有62個工會被迫解散,一個工會被取締撤銷登記,另有11名工會組織者被捕或被檢控,包括前職工盟主席吳敏兒,她自2021年三月起被羈柙,申請保釋但遭《國安法》指定法官拒絕,理由是她參與工會工作,具有國際影響力。在無罪推定的原則下,保釋是被告的基本權利。未經審訊而被長期羈柙令被告未能獲得公平審訊,有違《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》等國際人權法及標準。

報告指出,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(教協)及香港職工會聯盟(職工盟)的解散過程,清晰地勾劃出中共向獨立工會運動施壓三步曲。首先,透官媒鋪天蓋地抹黑組織者、工會核心成員,再由香港執法機關配合,高調宣稱這些工會有可能觸犯《國安法》,最後派出中間人以「約談」等形式要脅,迫使工會組織解散。

以嚴苛的殖民地法例限制工會活動

除了《國安法》外,報告發現當局也日益使用不同的殖地民地時代法例,例如《煽動罪》或同等罪狀對付工會及骨幹成員。其中,香港言語治療師工會成為了《國安法》實施後,首個被取締、撤銷登記的工會組織。工會主席黎雯齡、副主席楊逸意等五理事會成員因出版《羊村十二勇士》刊物被當局以「發動煽動刊物」等罪名羈柙,至去年七月至今已被羈柙近一年。

國際勞工組織(ILO)多次指出,一個民主的體系對於行使結社自由及和平集會自由的權利至關重要。今天香港公民社會遭受前所未有的衝擊,組織工會、爭取工人權益等行動難以推進。

香港工運未來三大挑戰

在政治和法律風險日殛下,報告指出香港工會正面對三大挑戰,包括人才流失,行動掣肘及資金短缺。

報告引述有工會人士指,現時在招收和挽留會員等工作面對極大挑戰,有工會因為在白色恐怖下沒有人願意擔任理事,以致要被迫停止運作。《國安法》也大大局限了工會行動。有組織者表示,在計劃與其他工會或組織發表聯合聲明之前,也需要三思而後行,組織和充權工作更是「可免則免」。留任的組織者亦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,許多工會組織者都面對心理健康問題,例如創傷後遺症、抑鬱、焦慮、失眠等。

資金短缺是工會面對的另一重大挑戰。在《國安法》實施後,當局修訂慈善機構的稅務指南,並納入國家安全要求,加強對公眾籌款活動的監管,令工會難以籌募經費。同時,當局正研究要求申請資助機構宣誓效忠特區政府,一旦實行,本地工會勢更難申請公營服務資助。另一邊廂,工會亦因《國安法》法律風險,避免與外國和國際組織推展合作項目。

獨立工運抗爭未止

在失去獨立工會的制衡下,香港政府施政只會進一步向商界傾斜,可以預期未來,工人權益將遭受更嚴重的剝削,但工人自發的勞資抗爭並不會因《國安法》對工人運動的打壓而完全息止。

去年,三十多名太古可口可樂工人在2021年五月發動罷工,反對公司大幅減薪;數十名建築工人以堵塞地盤出入口抗議承建商拖欠薪金;約300名Foodpanda送遞員發起罷工,成功令旗下的生活百貨購物平台Pandamart 陷入癱瘓。

雖然面對如此嚴厲的打撃,我們的戰友仍在香港抗爭,他們需要我們的關注,需要國際社會更多的聲援,我們會繼續將香港工運抗爭的訊息帶到國際,並在國際間尋求關注和支持。

蒙兆達

發佈留言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