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

路難行,仍要行 – 記ITUC墨爾本世界大會之行 

5 mins read

香港勞權監察總幹事蒙兆達

ITUC(國際職工會聯會)世界大會於11月17至22日於澳洲墨爾本舉行,我由倫敦乘飛機前往,途中轉機一次,花了差不多24小時,有說是世界最長航程之一。 

這是自職工盟解散以後,我首次出席的ITUC世界大會,身份跟以往不同,今次是代表「香港勞權監察」以觀察員身份參加。每當想到原有組織已不復存在,而且以往也曾跟現時身陷牢獄的阿人(李卓人)和Carol(吳敏兒)一起參加這大會,便百般滋味在心頭。 

但我跟自己說,縱然內心有很多情緒,旅程還是要繼續。路難行,仍要行。這是四年一度的世界工運大會,雲集來自全球逾130國家約1000名工會代表,是非常難得的機會,必須盡努力為香港爭取最多的關注和支持。 

大會開幕時,澳洲總工會主席Michele O’Neil致歡迎詞,特別呼籲大家關注香港、緬甸、白俄羅斯等地工運份子被囚禁的處境,並對於這些在專制國家勇敢爭取民主的工會表達敬意。此番說話獲全場報以熱烈掌聲。 

關注香港緊急決議案獲通過 

為了令香港議題獲得更多關注,我們在大會召開之前,不停進行串連工作,取得了十三個各地總工會的聯署支持,向大會提交「關注香港工運和民主被打壓」的緊急決議案,並在會議將近完結時成功獲得通過。此外,大會亦設有報名上台發言環節,每人限三分鐘,我當然亦沒有放過此一機會。 (發言全文按此)

特別環節表揚李卓人對香港工運貢獻 

在會議進行期間,大會亦特別加插了一環節,由ITUC秘書長Sharan Burrow公布李卓人獲Silver Rose終身成就獎,表揚他對工運及公民社會的貢獻,並在現場播出紀錄他生平的影片。一路看著影片,腦海內回憶起很多曾與阿人一起作戰的昔日片段,不禁心情激動,也感慨萬千。 

國際工會連結工作 

會議場內氣氛熱烈,但其實與會者之間的連結工作,往往發生在會議場外。在短短的數天會議,我們分別安排了跟南韓、法國、挪威、瑞典、比利時、荷蘭、巴西及阿根廷等地的總工會代表會面,向他們講解香港工運的最新狀況,並商討未來的合作計劃。 

值得一提的是,期間我們與法國三大總工會(包括CFDT、CGT及FO)舉行了會議,商討來年在法國舉行「香港圓桌會議」,期望藉此喚起法國民眾對香港問題更多關注。最終如能成事,將是我們國際連結工作的一項突破。 

與緬甸、白羅斯工會代表同台分享 

是次大會的一大特點,除了正式會議之外,大會亦安排了林林種種的工作坊,讓與會者自由地選擇參加。其中以「流亡工會人士對話」為主題的工作坊,由我與緬甸及白羅斯的兩位工會代表作分享。三個地方的工會運動,處境未必完全相同,卻同樣是遭受獨裁者蹂躪,正面臨嚴峻考驗。 

會上參加者就如何支援不同地方被獨裁政權打壓的工運,提出了不少具體建議,包括訂出全球聲援行動日、尋求當地政府向中共施加政治壓力及建立跨國企業監察網絡等。部份想法雖然尚在萌芽階段,卻大大擴闊了我對國際團結的想像,未來其實還有很大的工作空間。更令我感鼓舞的是,明顯地大家都不想停留在口裡說支持,而是希望可以付諸實質行動。 

有位參加者問我們三人,面對如此重重挫折及困難,最後更要被迫離開自己成長的家園,到底是什麼驅使我們繼續走下去?記得當時來自白羅斯的Lizaveta是如此回應:  

令我繼續走下去的是,我現在獲得了自由,而我最緊密的戰友卻被囚獄中,所以我可以做一些事情,而我亦會如此做!

Lizaveta, 白羅斯工會代表

如此簡單但有力量的幾句說話,我相信已總結了眾多流亡者的心聲! 

發佈留言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